最美逆行者幸福社区观后感

  《最美逆行者》播出的几集都看过了,一些瑕疵不妨碍它带给我的感动,最戳我的就是今晚的《幸福社区》。

  为什么呢?因为和徐娇饰演的小溪一样,我的妈妈也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当我看到结尾的时候,小溪看见自己来武汉支援医疗的的妈妈,画面倒回到小溪和吴大夫谈到自己的妈妈时的那种渴望和失落,那一切我都懂得。

  我的妈妈是一名乡镇医院的妇产科大夫,三十年多前,小地方妇科产科不分家,妈妈既要坐诊看病,做妇女儿童体检,也负责给产妇接生。

  我最害怕的就是她出门接生。那时接生,是真的被镇上或附近的村民接到家里去接生。那个年代的农村,产妇和孩子一般状况良好时通常是在家里生孩子。产妇开始发动后,丈夫会跑到镇里去接医院的大夫或是在村里找会接生的赤脚医生。

  小时候,不知道多少次,我睡着的时候还在妈妈温软的怀里,半夜醒来身边就只有爸爸。我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叫走,也许夜半三更借着月光,坐在谁家准爸爸自行车的后座上,在乡村颠簸的土路上准备去迎接一个陌生的新生命。

  不知道多少次,我放学回家等不到应该下班的妈妈,跑到医院去找,听说她出诊接生去了。也不知道多少次,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开开心心的看电视剧,院门外传来敲门声,妈妈就会被叫走了。
最美逆行者
  妈妈每次出门接生不知道要走多久,顺利时也许半天就能回来,碰上产程长的也会有好几天没有生产的。妈妈根据情况会回医院忙一忙其他事情,有时间会回来看看我,天黑前又赶到产妇家,继续守候那个新生命的出生。

  和故事里的两位女儿有些不同,大约是生活在小地方,我走上了一条小蝌蚪找妈妈的道路。所有熟悉的人都知道我是妈妈的小尾巴。只要她下班我放学,妈妈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似乎生怕妈妈丢了。

  赶上妈妈出门接生,我就跟医院里其他人打听,去谁家了?如果是镇上的人家,我常常会打听着找过去。那时我不大,有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常常不知道谁家门口还会有一条大狗,我都能坚定不移的找过去。

  那时的人都很好客,又都是一个镇上的乡亲,我就在产妇家里玩儿。有时候宝宝很快出生我就开开心心和妈妈一起回家,有时候宝宝暂时不打算出来,我就会被找过来的爸爸接回家睡觉。但也经常,妈妈去附近的村儿里接生,我就垂头丧气的自己走回家。

  再后来,大家的生活条件医疗条件越来越好,人们也很少在家里生产了,而是来到镇里的医院。我不用再四处找妈妈,可是妈妈还是常常不能按时下班回家。

  有一年我过生日,爸爸做了很多好吃的,我跑到医院去叫妈妈回家吃饭,可是妈妈正忙碌着别人生宝宝的事,看起来有些敷衍的说不能回家吃饭,那一次我很生气的跑回家了。

  妈妈后来常说,病人需要的时候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先顾着病人,人命大于天。那次出生的宝宝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我们都长大后彼此不算特别熟悉却认识,这么多年,我都记得她是出生在我生日第二天的凌晨。

  妈妈所在的小医院妇产科的医生不多,有时候生产又不是一个医生能处理的,需要至少两个人合作,这就导致了十里八村的许多人都是妈妈接生的。我在家的时候,总有人看见我说,这不是*大夫的闺女么,我(我孩子)是你妈妈接生的。每当这时候,我总是很自豪。

  高考那年,妈妈希望我报一个医科大学的志愿,我不算喜欢学医,因为分数合适报了一个医大的第二志愿,却恰巧被这个志愿录取。毕业后,我也走入医院成为了一名医务工作者。

  没有组成小家庭时并不觉得如何,倒休、夜班、节假日值班……除了累一点没有觉得有多么不方便。

  我结婚之前,妈妈很郑重的对丈夫和婆婆说,她工作原因能顾家的时间就少,你们一定要体谅她多照顾她。这么多年,第一次,我听妈妈说,我们小*小时候受委屈了。其实,并不觉得。

  有了宝宝后,婆家在外地,爸妈退休住在市里帮我带孩子。有时候我上夜班,离开家时孩子还没有放学,下班回家时孩子已经上学离开了。或者周六日,经常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醒了发现我走了哭闹。孩子爹就打开视频哄,我才上车,就看见宝宝在手机里皱着小脸儿满脸泪痕问,妈妈,你几点回家?五一、十一或春节,对于医院门诊全年无休的我们值班是常态,有时候要宝宝自己跟爸爸出门旅游。

  新冠疫情开始后,我因为专业原因没有直接参与确诊病人的诊治,但也一直坚持在医院的岗位上参与其他病人的诊治和一些别的工作。繁忙与困难不再多说,和无数的医务工作者一样紧张,却比奋战在湖北和武汉的人员好的多。

  妈妈总是嘱咐我,这么重要的事一定要仔细不能出错,只要做好防护咱不怕。我不怕,可是我却忧心已经年迈的父母,我一度想自己住,因为我总是接触太多人,尤其还有很多患者。妈妈却不肯了,妈妈说,你现在早出晚归已经够累了,我们照顾好你吃住,你身体好才不容易生病。

  故事的结尾,疫情好转,小溪和自己的妈妈、吴大夫和自己的女儿,女儿们都理解了自己的妈妈。而我,也已懂得了很多年前妈妈传递给我的责任和坚守。那是我们对彼此的爱,也是我们对这烟火人间的爱。爱与守护,就是这样被我们大家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本文链接: https://www.duhougan.net/article-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