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明亮的人读后感

  “人的一生经历了从孩童到青年再到成年人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事物和人,但只要不失了天真,归来的就是将仍是少年人。”

  精神,字典上说的是指表现出来的活力。明亮,字典上说是有光,跟“暗”相对。活力会发光吗?真的,精神是明亮的,像繁星,在那夜幕中闪烁着光芒。而王开岭先生便是那拥吻星光的人,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在世界上被浸染了将近五十年以后,依旧能保留生命的纯粹,无论是他的文字还是他的思想,都是那么的闪闪发光,他将生命赋予了那么多意义,让得我们才惊觉自己的每一天过得是如此粗糙,竟漏掉了那么多细节。

  灵魂的萤火点亮了我们的心灵。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都有过最美的一刻。人的一生相对于万物永恒来说,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因此,在这短暂的一生中,我们为何要渐渐地封闭自己,从生命到罐头,从天真到吝啬,最后迷失自己,让灵魂的萤火孤寂的熄灭。德国作家凯斯特纳在《开学致词》的演说中说“向儿童学习”。那么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因为单纯的长大对人来说只会越来越空虚,唯有保持了童心的人,才是真正的的“大人”。人要变得成熟,若是只有肉体扩张了,那么反而灵魂就会萎缩,人格就会变矮,梦想就溜走了;若是对儿童进行成人化的塑造,就无异于将生命变成了罐头。从生命到罐头,就是一种孩童丢失天真的过程。冷漠、猜忌、等级、敌意,取代了爱、信任、平等和友谊,温柔变成了粗野,轻盈变成了浊重,慷慨变成了吝啬,包容变成了封闭。许多人一定觉得可笑,“天真”怎么会是判断一个人的主要因素,很大程度上来说,天真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是否真的充实,而失去了天真的后果便是“鸟落到了树上,从树梢跌至地面,鸟沦为了鸡,地面占领了鸡。”现在的我们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我们天真的丢失,也许我们以前对星空有无限的遐想,而现在只觉得那是一颗颗行星。日子一天天膨胀,但不要让想象力变成了刀叉,随意切断我们的生活。
精神明亮的人
  大地的忧郁激发了我们的信仰。人类童心的丢失,也与大自然被破坏有关,又可能两者之间相互有联系。正如《森林被杀害,童话被杀害》所说,不知何时起,森林已缓缓退出了童年生活的视野,儿童的想象力已不再寄予大自然,取而代之的是马达的轰鸣,战争的模拟,火箭的呼啸。当补鲸船将海洋染红,当最后一只鸟被从天空中抓走,最后一只犀牛在沼泽里奄奄一息,或者和《鹿的穷途》中,那一只穷途末路的鹿一样。伴随着大自然消失的,是我们人类童心的缺失。是什么使“古代”与“现代”势不两立?可能是如今美学信息与精神资源的流失吧。如今若不是从语文教材中学到的文章,许多人应该只认为蒹葭和雎鸠是某种植物和某水鸟罢了吧。可是虽然稀有,在现代社会仍有如树一样郁郁葱葱、根深叶茂的人。朱丽亚•希尔曾为保护一棵巨大的被称为“月亮”的红杉树,在上面栖居738天,直到太平洋木材公司承诺不砍伐此树。王尔德曾说:“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仰望的精神同义词应该是“憧憬,虔诚,守诺,皈依,忠诚……”之类。即敬畏、敬仰自然,要清楚自然不是人类的领地,她们是给人类的恩赐,不要让人类的贪婪染指了这片神圣的土地,染指了自己的童心。

  精神的路标指明了我们的道路。人的生命中不只有本质的天真,也应该有支撑肉体的精神。有人问战争中女人有什么用?答案是用处可大了。她们像蝴蝶一样柔软,却掀起了大片喧哗;像石子落在水中;像一粒芽冲进了泥土。理想的女人的气质可能有细腻、温润、母性、宁静、柔软……而对女人来说,保卫自己“和平”的气质,比任何事都伟大。这种气质贯穿每个女人的一生,并塑造了她们。又或者是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著作:《常识》、《独立宣言》、《不自由,毋宁死》……都是一些伟人影子的延伸。所以,一个人的内在精神,也代表了生命的一部分。

  深夜的思考升华了我们的生命。这世间不仅只有我们人类存在,只有与其他生命共生我们才能最大的发挥自己的才华。毕竟善良有多深,才情就有多深。酷爱自然,几乎是俄国作家的共同特点。他们的才华受孕于其他性情和对生活巨大的憧憬,由对世界的悲悯,对苍生的关爱,对草木的体恤所喷涌出的一种深切的激情和美德。童话不仅为孩子准备,也是为成人准备的。对生活的宽容态度往往是一个人丰富内心的可靠标志,不愿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世俗纷争上,我们才能注意到周围闪耀着的鲜明的诗意。正所谓我们保护了自然,自然造就了我们。

  我们的一生由明亮的日出开始,由灵魂的归宿墓地结束。黎明,拥有一天中最纯澈、最鲜明、最让人激动的光线,他使我们看清了远方的事物,看清了险些忘却的东西,看清了梦想、光阴、生机和道路……我们的生命由此开始。而墓地,人生命的终点,一个应该被赋予温馨意义的归宿,承载了许多的天真、想象,以及我们的梦想。是生者寄存情感和记忆的所在,也是人世离天堂最近的宿营地,是灵魂栖息的地方。人的一生经历了从孩童到青年再到成年人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各种事物和人,但只要不失了天真,归来的就是将仍是少年人。

  大家都想要一个明亮温暖的社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从自己开始,拉开心灵的窗帘,让阳光洒进心房,让自己先成为一个精神明亮的人。当我们抱着最单纯的思想去做人时,精神的明亮已经渐渐存在于我们内心。(陶昱霖)

本文链接: https://www.duhougan.net/article-6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