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赏析

我与地坛赏析1


  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题记

  有时不要嘲笑一个身残的残疾人,他虽然失去了一种生来就有的技能,但上帝却给了他一种精神的满足。而他,用最朴素的文字创造出不朽的史诗,一支笔,激起斗志。

  史铁生,本身心健康,却因一场疾病,夺去了他的双腿。本是自暴自弃,放弃了生活的希望,但周围发生的一切,把坠落冲散,让史铁生重见生命的精彩,《我与地坛》便记之此。

  地坛,不会淡忘。那一对夫妇,高歌的小伙子、奔跑的朋友、有智力缺陷的姑娘……啊!如此美好!听鸟鸣,坐长椅,看小说,片刻睡去。生来这世上,本是幸运,若执意断命,岂不辜世间之美?死是可怕的,人死则不能复生,所有一切物质便会烟消云散,毫无价值。

  “活着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是为了活着”,当一个人面对“生与死”,一切就会显得苍白,不想轻易了结,就一个方式——“活”!活出精彩,活出价值,史铁生先生心灵一次次与死神交锋,最后放弃死亡,“蓝蓝的天上白云飘……”,嘹亮的歌喉,给予史铁生心灵的震撼,从此埋下一颗“好好活着”的种子,点亮生活的明灯。生,要有生的意义;死,要有死的价值。若一味懦弱,自杀寻终,就只有那颗枪子罢了。生死之间,本无对错,看自己如何选择。不论身体是否健全,也要在这平凡的世界中闯出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

  生抑或死,由自己定,任何理由都不是自杀的借口,没有见到黎明,却说无光,悲惨!希望有时藏在痛苦之后,坚定信心,重振旗帆光彩,亦在眼前!

我与地坛赏析2


  我与地坛——原来每样人生,都殊途同归。

  时隔多年,再读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依旧让人久久陷入沉思……

  扶轮问路,那么好手好脚的人,你们可曾向前方迈出过脚步?

  不是想说他对生有多么繁密的念想,也不是想说他对死有多么透彻的眺望,更不是想说他对命运有多么不屈不挠的挣扎,那些语句太泛、太虚,对每一个曾被上帝无情摆弄的人都适用。我只是从他身上看到一次又一次真实的起伏,心灵的生生死死,生而复死,死而复生,每一次复苏,都是对“生命零度”的叩问,叩问之后的“生如夏花”,在他的心里,有一片桃源,一片春天,始终弥足珍贵的一隅,那是他越来越乐观、越来越向上的源头。就算是跌倒一百次,都能第一百零一次站起,扶着轮椅,也要站起。因着爱,因着情,甚至因着对下一世的“白日梦”,虽然这“白日梦”是我等健康人种所不能苟同的,但正如他所说,“希望”又有什么用呢?“希望是不是在证明必可达到的前提下才成立呢”?“希望”只是“白日梦”的冠冕之词,其实两者一样可笑可悯。
我与地坛
  我并不认为他是多么坚不可摧的“钢铁人物”,你以为谁都是保尔柯察金?现实的刀片一般的人生,就总是要人痛了,流血了,结疤了,又复痛,复流血,复结疤,只要这血还是温的,还能流动,那么便不必在意它会痛,会流出,这样孤勇,直至最后平静接受它的冰冷与枯竭。正是由于这“写”,这比言语更为私密,更为透彻,更为生生不息的能力,才使得他的这生,在死的对立面上,永远存在。永远无力,但永远坚韧。

  人老了,多靠回忆活着。可是还是一种情况,像他这样的情况,因着回忆随时有无可延续的悲哀,才需要这样提前透支回忆,透支情感,透支热情,若无足够幸运,幸运得不被亲友遗弃、淡忘,那么必将是春水东流的万劫不复。

  其实这幸运,未尝不是取决于自己。这生,值得死来敬畏。这生,真实得让每一个健康的人震撼,不得不拷问自己:健康的自己,是否向前方也迈出过脚步?

  那前方,便是路远山高,人亡马遥的“零度”。他的勇气,是不畏惧这“回”,是迎向这“回”,拥抱这“回”。

  原来每样人生,都殊途同归。

我与地坛赏析3


  历时一个星期终于把《我与地坛》读完,我知道自己是硬着头皮读完的,有的东西还不是很理解,但也是颇有感悟。

  地坛是什么呢?是一座废弃的古园,作者就好像和地坛有约会似的,又好像是工作的地点,每天上下班一般来到这里。遇到的人,碰到的事也渐渐成为他写作的源泉。

  在写作中他也燃烧起生的渴望,史铁生两条腿废后的最初的几年,他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去路,因此写作成为他的去路。我有时在想如果史铁生现在还活着,我去地坛还会找到他吗?书的末尾告诉我不会的,地坛是宁静的圣土,他所到之处便是地坛,他已不在地坛,地坛在他自己。

  作者在《我的梦想》说上帝从来不对任何人施舍“最幸福”两个字,他在所有人的欲望前面设下永恒的距离,公平地给每个人以局限。

  是啊,作者的不能跑和刘易斯不能跑的更快都是沮丧和痛苦的根源,刘易斯如果不能理解就是最不幸的人了。就像在边远地区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和我们享有良好的教育却不能学得好,如果我们在成绩不好的时候就失落,我们同样是最不幸的人啊。

  作者的“好运设计”引起了我无限的兴趣,假设一个人从生下来到死去都一帆风顺,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当他老年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回忆的呢?

  史铁生自身残疾,刚残疾时他彷徨他渺茫,但是他从柳青那获得创作的想法,开启写作之路,他也与陈希米获得一份真挚的爱情,他收到了好多同学和外界人士的帮助。可见困难挫折都是人生靓丽的风景线,它是我们人生当中宝贵的回忆。

  史铁生处于文革时期,很多人遭受迫害,他笔下的珊珊,小恒,M小姑娘,和B老师都因为文革受到很大影响,随便说的一句话都会成为所谓的“反动”分子,我很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民主的时代,有言论自由等等很强的自主性,要不时代怎么发展,国家又为何实施创造型发展战略呢?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作者对待生死的态度也是如此。2010年他因脑溢血死亡,他要求不举行哀悼仪式,并把自身的肝脏捐献给他人,他真的是轻轻地走了,但是他走进了我心里,教导我拆除‘墙’,还有……

我与地坛赏析4


  主题思想:

  《我与地坛》以北京地坛公园为背景,通过作者与地坛的长久对峙,将个体的情感和生命投射到地坛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石之上,在凝思冥想中展开想象的翅膀,从对自身经历的思考中,逐渐超越个体命运的挫折和苦难,探询生命的意义、死亡的意味和工作的价值,进而感悟生命的永恒和宇宙的生生不息,体现了作者博大的胸襟和执着的探索精神。

  艺术特色:

  作者并没有着意于文章的结构,而是在于地坛的精神感应中,不急不慢地带出对自己经历的回忆,不仅将探询的结果告诉读者,而且在饱含沧桑的叙说中,抽丝剥茧般地呈现出探询的过程:母亲“艰难的命运,坚忍的意志和毫不张扬的爱”,使他因突如其来的劫难万里生的狂躁之气渐渐平息,并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他人;于是命运对弱者的不公、对好胜者的戏弄、对普通人的磨难里领悟到个体人生的有限和生命、宇宙的无限境界;“宇宙将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在付出了尖锐的痛苦和执着的理性思考后,作者换来了超越痛苦的生命的充实与欢乐;由遭遇磨难、追问民命运的非常之心,升华为一种从容面对苦难和挑战的温煦平静的平常之心。本文语调平缓,情感真挚,意境优美、深邃、高远。

  作者简介:

  史铁生,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9年去陕西延安插队落户,三年后因双腿瘫痪回北京。著有短篇小说《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及长篇小说《务虚笔记》等。

我与地坛赏析5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成为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他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比如说邮票,有些是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选自《我与地坛》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句“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这是一句多么真诚而又朴实的独白。在生与死的强烈斗争中,史铁生选择了艰难的生而非懦弱的死。生是一种信念,更是一种勇气。但顽强的自我意识永远不会只倒向一边,希望与绝望,温馨与寂寥,心与坟墓,在某种程度上说,在选择生的时候史铁生的心中也是有着尖锐的对立的,至于支撑他整个生命历程的,是地坛,是母亲,亦或是他所追求的为人的价值或信仰,并不为人所知。

  身体的残缺是改变不了的,所以他便向往精神的圆满,一次又一次勇敢的直面自己的内心,在那些苦难的日子里谨慎地发掘,收集人性中未曾泯灭的光辉。心与坟墓都是适合安居的,坟墓安放的是人世“沉重的肉体”,而心接纳的是人世“疲惫的灵魂”。身体的残缺,幻灭的爱情,人性的光辉,驱动洗练,承载着他的一生,或许还不止这些,人本来就是充满矛盾的,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本文链接: https://www.duhougan.net/article-15047.html

我与地坛赏析

我与地坛赏析1  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题记  有时不要嘲笑一个身残的残疾人,他虽然失去了一种生来就有的技能,但上帝却给了他一种精神的满足。而他,用最朴素的文字创造出不朽的史诗,一支笔,激起斗志。  史铁生,本身心健康,却因一场疾病,夺去了他的双腿。本是自暴自弃,放弃了生活的希望,但周围发生的一切,把坠落冲散,让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仅需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