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黑猩猩读后感

  你想过这个问题吗?人为什么是人,而不是其他?为什么是人成了人,而不是其他的动物?

  可能听起来有些绕,但细细想来,很多我们平时想当然的事情,其实是很多因素交织产生的结果,甚至说这个结果可能也只是万千随机结果中偶然的一个,而不是必然的。

  从这本书的名字中我们就能看出,杰拉德·戴蒙德把人类定义为了“第三种猩猩”,但是他又以“人类”的身份去探讨了自身族群的身世和未来。所以这就引出了这本书的核心问题:人到底是什么?是一种会说话的猩猩还是单独的高于其他一切生灵的存在?人到底从何而来,未来又会归于何处?如果从这两个问题来看,这本书绝不是简单的科普书籍,可能探讨更多的是哲学问题。但无论是科学普及还是哲学思辨,其目的是一致的,是让我们更清楚地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审视自己。

  古往中外,很多哲学家、科学家还有神学家都曾经探讨过人和其他生物的区别,柏拉图认为人类只是一种没有毛的两腿动物,莎士比亚则认为人事“万物之灵”,16、17世纪的大陆理性哲学派认为,唯有人是具有理性的,是有心灵的,具有外延和精神双重属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类都自诩比其他生物要高一等,哪怕是宣扬“众生平等”的佛教,也是带着高高在上的态度施悲悯于其他生灵,而非真正的平等相待。

  直到1859达尔文提出进化论,人类才知道其实他们和其他生物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人类和被他们关在笼子里的大猩猩有着共同的祖先,人不过是会说话的第三种猩猩,两者在DNA上的差距只有不到2%。然而就是这2%的差距,经过几百万年时间维度的放大,让人类和大猩猩,分化出了大相径庭的外表形态和天差地别的生活方式。也正因为这2%的差距,让人类自诩为万物之长,可以主宰其他生灵的生死。

  但是杰拉德·戴蒙德却在书中给这些“人类沙文主义者”泼了一盆冷水,人类到底和猩猩以及其他生物到底有什么区别,或者说到底人类有哪些其他生物都没有的独特之处让人类有着莫名的优越感。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称之为“人”,而不是“第三种猩猩”或者“人猩猩”。

  使用工具?现在很多研究已经表明,使用工具并不是人类仅有的特权。很多黑猩猩都会使用木棍或者石头作为攻击猎食的工具,甚至我们耳熟能详的乌鸦喝水也并非虚言。
第三种黑猩猩
  使用火?在很多书籍和电影作品中,火是文明的象征,人类凭借孱弱的身体能在猛兽环伺的恶劣环境中中生存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火。但是在河森堡的《进击的智人》一书中提到,有个别的倭黑猩猩会模仿人类收集并使用柴火,澳洲的一些鸟类也会叼起着火的树枝扔到森林里扩大火势,以便能饱餐一顿美食。所以火似乎也并非人类的专有“武器”了。

  语言?人类会使用汉语、英语、法语等各种语法的语言进行交流、艺术创作,这似乎是界定人类和其他生物的最后一个界限了。但是很不幸,语言也不是人类的专属,包括猩猩、狐猴、鲸鱼、海豚在内的很多哺乳动物都有自己的专属语言,虽然只能表达很简单的意思。

  这么看来人和动物之间其实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从本质上讲,无论是生理构造还是进化出来的看似独特的生存技能,人和其他动物并无两样。人之所以称为“人”,而不是“人猩猩”仅仅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并无生物学上的实质意义。

  但为何人和猩猩在几百万年分道扬镳后,一个发展出了互联网、核武器甚至开始创造人工智能,另一个却被关在公园里被人观赏。杰拉德·戴蒙德认为是一次基于喉头和舌头的基因突变,让人类可以发出更复杂的语言。复杂的语言系统一方面可以更有效准确地传达信息,有利于捕猎生存;一方面复杂的语言系统可以组织更庞大的社会族群,团队协作更有利于文明的发展。最重要的一点,成熟的语言系统可以将知识和技能像基因一样一代代传递下去。所以语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根本因素。

  那么人类从何而来呢?杰拉德·戴蒙德认为现代的人类起源于东非,而人类和其他猩猩的分化也是发生在非洲。人类祖先在600万年前和黑猩猩产生了分化,在300万年前左右,早期原始人再次发生分化为非洲南方古猿和粗壮型南方古猿,粗壮型南方古猿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非洲南方古猿再次分化为能人和其他未知的几种原始人种。最终能人在漫长进化时间中生存下来,并在170万年前分为直立人。50万年前直立人进化为智人,也就是现在的人类,智人成为了600万年漫长演化史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类物种。其他的人类的表亲都成了厚土之下埋葬的化石残骸。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是幸运的也是孤独的。

  但如果探究其中的细节,就会发现人类的进化一直伴随着竞争和杀戮的,完美诠释着进化论的适者生存,败者灭绝。10万年前智人冲出东非,再次(不是第一次)与欧亚大陆上的尼安德特人相遇,智人凭借语言、团队、工具上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就完成对尼安德特人的取代,被取代的后果就是消失。所以人类其实是踏着众多表亲的尸骨才站到了所谓的“万灵之长”的位置上的。

  在书中的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杰拉德·戴蒙德主要探讨了人类的社会组织与性行为、种族差异性以及衰老和死亡的问题。说实话,我对这两部分兴趣并不是很大,但其中也有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观点。比如人类虽然只有一种,但是却又有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等不同的种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情况呢?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环境不同造成的,黑色皮肤可以避免皮肤晒伤,所以从赤道开始随着纬度的升高,人的皮肤颜色就会越来越淡。

  但如何解释人的头发颜色和眼睛颜色的差异,以及因纽特人的存在呢?所以杰拉德·戴蒙德认为除了自然环境影响之外,人类的性选择在人种分化上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性选择,即无论男女都会选择与自己特征相似的人进行性行为并繁衍后代,所以人的某一个特征就会在某个区域不断延续下去,具有相似特征的人就会不断聚集,所以会呈现出不同地域具有不同特性的人种。当然杰拉德·戴蒙德并没有否认自然环境的影响,而是认为性选择和自然环境在对人类分化的进程上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

  另一个有趣的观点是,农业的出现以及农作物的驯化对人类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第一反应这肯定是好事,农业出现后人类有了更多的能量来源,不用再和毒蛇猛兽抢食物,可以养活更多的人。这么说没错,但是杰拉德·戴蒙德在书中指出,农业出现之后,人类的生活质量其实是下降的,获取能量的方式太单一,导致各种疾病的出现,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理农作物,另外,粮食的过剩就会导致阶级出现,压迫和战争的产生。所以农业的出现对于人类整个族群而言是进步的,但是对于人类的个体来说就算不得一件好事了。

  最后一个问题,人类未来归于何处?杰拉德·戴蒙德认为有两团乌云笼罩在这个看似繁荣的人类文明上空,一是核战争,二是生态环境的崩溃。核战争是非常直接且快速灭绝人类文明的方式,但是正因为人们清楚的认识核武器的破坏力反而会尽量地去避免,所以核战争看似恐怖其实在很大概率上它只是一团乌云永远不可能降下。但是另一端看上去威胁较小的乌云反而更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者——生态环境的崩坏。就像温水煮青蛙,人们在短时间内看不到生态环境对人类产生的影响,所以破坏起来便愈发肆无忌惮,但是一旦突破某个极限,人类可能就会遭遇恐龙似的灭顶之灾。

  在很多人看来,人类是进入现代之后,有了枪炮、化肥、农药之后才开始的生态破坏。其实人类的这个“光荣传统”是一直伴随着整个人类进化史上的。在智人打败尼安德特人,打开了从东非向全世界进发的缺口后,智人在很短时间内就占领了整个地球所有能居住的大陆和岛屿。智人的扩散进程对这些陌生地域的生物而言无疑一场席卷天地的洪水猛兽。在人类占领澳大利亚和美洲之后,智人灭绝了当地70-80%的大型哺乳动物属,与我们的智人祖先相比,我们当前的生态破坏看上去温柔太多了。杰拉德·戴蒙德的这些观点与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上的描述基本一致。但是我其实对于这部分的内容有些怀疑,我其实还想为智人做一些辩解,美洲和澳大利亚生物的灭绝虽然智人要负很大责任,但是气候突变和环境变化也有一定影响。

  虽然现代人在生物灭绝速度上无法和智人祖先相比,但是大气污染、水污染不仅是对大型动物造成灭绝,而是对整个地球生物圈产生从里到外全方位的腐蚀和破坏,这些是远古智人做不到的。所以如果人类如果还继续无视生态环境破坏的影响,继续我行我素,可能下一个灭绝的就是我们自己了。

  杰拉德·戴蒙德这本书是其“人类历史三部曲”(另外两部是《枪炮、病菌与钢铁》和《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的第一部,探讨了人类从何而来,人类如果进化以及对人类未来的担忧。跳出中外各国各民族的历史范畴,拔升高度,俯瞰整个人类的发展史,去探讨更宏大、基本的问题,可能对认识人类本身、把握人类未来发展方向更有借鉴作用。

本文链接: https://www.duhougan.net/article-11755.html